看过《七位生活在一起的单身女人》,祈祷这不是我们的明天

时间:2019-08-28 来源: 星座

  1

  “我今年55岁了,在上海打拼了三十多年,现在是一家上市公司的主管级别的人物;经济方面比上不足,比下有余吧;一年收入百万上下,在上海有两套全款的房子,前段时间还会定期出国旅游。”

  岁月君第一次见到赵阿姨的时候,只当她是一位不到四十岁的少妇,从面容上根本看不出岁月留下的痕迹。

  “可能是因为自己性格比较强势,向往自由,所以一直都没结婚,也没有小孩儿。”

  本来见赵阿姨是为了别的事情,却不知不觉中聊到了家庭。“作为家里的独生女,父母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在有生之年看到女儿出嫁,看到他们的外孙出生。”

  “以前没有察觉,但是父母相继离世后才发现,我现在没有家了,我没有家了。”直到此时,赵阿姨眼中才浮现出一丝疲倦。

  “父母在世的时候,我自诩为女强人,带着一腔孤勇,来到上海一个人打拼。现在想来,那时候再孤独,也是一时的孤独。父母健在,身后就有家。每年还期待着过年,期待着和父母说说笑笑这一年发生的事情。”

  “父母离开以后,我才发现,是他们给了我坚强独立、不结婚的勇气。这几年来,孤独感倍加强烈,再也没有亲情能够帮助我驱散这种孤独感了。”

  “四十岁上下的时候,我还喜欢四处旅游,陪陪父母东走走、西逛逛。现在则是身心俱疲,一个人的旅途,跟流浪没有两样。”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在岁月君看来,赵阿姨的这辈子足够精彩。在改革开放的大浪潮面前,她义无反顾的离开了东北老家,打拼三十年,做到了所有亲戚都羡慕的地步。

  不过聊天之中,还是能够感觉得到,没有小孩儿这件事,多多少少会让她有些遗憾吧。

  或许她已经明白,自己到底错在哪里了。

  2

  前段时间岁月君看到了这样一篇文章,题目是《抗争了一千年,女人终于取得了不生孩子的权利》。

  相比于文章内容本身,评论区的讨论显得更为精彩。

  当然,争论无外乎围绕着“女人应该有不生孩子的权利”和“女人天生就有生孩子的义务”在辩驳。

  其实对于这两个话题,岁月君都是不置可否的,因为支持观点的论据都非常充分。

  不过此时,一个题目之外的疑问却产生了,不生孩子的权利和生孩子的义务到底都是谁赋予的?

  想回答这个问题,我们应该把目光放回到封建社会,或者是解放以前。那个时候,男人也好、女人也罢,其实每个人都是用来维系家族的工具。

  不考虑极少数的贵族阶级,大多数男性要用一生的时间辛苦劳作,养活整个家族,而女性需要生孩子、照顾老人、做家务,有时候还要为了生计而外出做工。

  即便如此,在男权社会,女性的地位还是要低一些。因为她们拥有更重要的责任,那就是为家族传宗接代、生儿育女。这甚至在某些时间段,生孩子成为了她们的主要责任。

  与此同时,广大的女性却没有权利去选择自己的配偶。往往在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下,强行嫁给从未见过的人。

  当宋明理学光大以后,社会对女性的态度更加残忍。男性可以续弦,可以三妻四妾,而女性却被社会勒令必须从一而终。

  更为令人发指的是,政府还会为守寡的女性竖立贞节牌坊,将这种不公平深深的印刻在每一代人的心中。

  所以在人类走向了更加文明、民主的社会以后,从女性身上摘下这个枷锁就成为顺理成章的事情了。

  女性拥有了自己的社会地位,可以自由的选择配偶,这样的变革是值得肯定的。

  只是大多数人并没有想清楚,到底是从谁手中挣脱出的枷锁,而这个枷锁又是什么样的?

  诚然这个枷锁来自于封建礼教和男权社会,然而它限制的仅仅是“女性要为有特定家族和特定的男性生孩子”。

  而“女性拥有生孩子的义务”并不是封建社会所赋予的,这是大自然的规律,不仅仅是人类,是每一种哺乳动物都要遵循的规律。

  换句话说,女性只是拥有了“不为特定男性生孩子的权利”,而并没有拥有“不生孩子的权利。”

  她们可以选择同自己喜欢的异性自由恋爱,但是繁衍后代的义务,却是必须履行的。

  拒绝履行来自大自然的义务的人,如果没有超越大自然的能力和勇气,只会受到大自然的惩罚。

  说简单点,当你的财富和社会地位没能远远超越大多数人,却在大多数人辛辛苦苦养育后代的时候潇洒的享受人生,你将会面临老无所养、晚景凄凉的风险。

  其实对于男人和女人来说,这是一样的。

  3

  想必大多数丁克家庭都有着一样的说辞,“年轻的时候努力工作,然后攒够了钱,靠优越的社会福利养老。”

  但是岁月君有一位前不久还是单身的叔叔,却一语道破了问题所在。

  “08年以前,我天真的以为存够40万就能给自己养老了。然而现在看来,通货膨胀愈发的严重,这40万可能只够我活5年左右,更别说十年之后的经济环境了。”

  于叔叔同赵阿姨一样,也是年轻时候错过了结婚的最佳年纪。

  他不无忧愁地说道“父母去世以后,我生了一场大病,那时候才发现,可以照顾自己的人寥寥无几,更别说发自内心的了。”

  “直到这时候,我才意识到,万一老了以后,生活不能自理了,又或者老年痴呆了,有再多的钱,也都会沦为任人摆布的结局。”

  不到五十岁的于叔叔想明白以后,终于决定娶妻生子了。

  值得庆幸的是,叔叔这些年通过打拼,在东北老家还算有一定的经济实力,几百万的存款,在省城又有几套房子,很容易就找到了一位年轻的妻子。

  而身为女性的赵阿姨却早就过了生育的年龄,功成名就以后再想有个家,比社会地位相同的男性更加困难。

  按照于叔叔的说法,他想有人给他养老送终,想体面的离开人世。

  4

  于叔叔的想法,让岁月君想起了前段时间在知乎上看到的一部日本纪录片,名字叫做《七个一起生活的单身女人》。

  纪录片中来自各个行业的七位成员年纪都在七八十上下。她们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最终都没能走进婚姻的殿堂,也未能留下一男半女。

  于是几年前,她们合伙买下了一栋公寓,过起了群居的生活。

  这里面有78岁的村田幸子,曾经是NHK电视台的播音员;83岁的田失是一家企业的宣传部负责人;79岁的安田和子曾经是心理学家兼女性顾问。

  显然,这些人都是在社会上有一定地位,不愁吃吃穿的女性。

  她们聚集在一起的理由很现实,“因为害怕死了没人收尸。”

  纪录片里的老人们精神状态很好,她们经常一起开茶话会,一起探讨生活和死亡。还会时不时的举办聚会、旅游等集体活动。

  这或许就是现如今很多丁克家庭、单身贵族们所期待和规划的老年生活吧。

  只是现实真的如同纪录片里描写的这样吗?

  试想一下,六位老人每天轮流为一位生活难以自理的同伴做饭、洗衣服,推着她去看夕阳,一起回忆过往的一生,听起来的确挺美好的。

  但如果最后变成两位老人伺候其他五位同伴的生活起居,那就是灾难性的时刻了。

  所以七位老人很早就想到了这一点,纪录片中也明确的指出,老姐妹之间最重要的原则就是“自立与共同生活的住处。”

  当最后的画面给到82岁的清田老人的照片时,我们才发现,她因为两年前被查出患有癌症而被迫离开公寓接受治疗。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六位老人曾经组团去探望过清田,然而经过讨论,她们还是残忍地遵守了“不提供护理帮助”的决定。

  这样之前所提到老人之间相互照料,竟然也变成了镜中月、水中花。这个公寓失去了养老的作用,与普通的单身公寓无异。当疾病缠身需要人照料的时候,老人就会被公寓所淘汰。

  那些对二十、三十年后的敬老院抱有无限憧憬的人必须明白,照顾你的人不是出于亲情、不是出于对你的尊敬,而仅仅是为了你手中的钱而已。

  哪怕将来的社会保障再完善,养老保险给的也只是一笔冷冰冰的钱,而不是为老人提供余生的照料。说到底,帮助老人使用这笔钱的人仍然是子女和后代。

  子女只有一对父母,而护理人员每天要面对无数的老人。哪怕是再有爱心的人,在日复一日面对几十个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的时候,也很难做到拿出足够多的爱心和关注来。

  而我们必须面对的现实是,护理人员从事的是工作,不是义务,他们终归是在挣钱。

  在你生活不能自理,又或是神志不清的一个瞬间,你甘心把生的权利交给一些为了钱而照料你的人吗?

  正如于叔叔和那七位老人所说的那样,他们只是想有尊严的走完一生。

  于是我们明白了一个道理,一时的享受只是岁月静好,以岁月静好的名义想出来的理由,永远是那么美好。

  敬老院很美好,相互辅助很美好,社会福利很美好。

  等到人生的最后二三十年里,膝下无子,晚景凄凉的时候,一切就不再那样美好了。

  就像岁月君的一位朋友说的那样“我不喜欢小孩子,但是我必须生一个。理由很自私,作为独生子女,在父母离开人世以后,我还想身边有个亲人。”

  

  牧之一骁

  2019.08.20 19:55

  字数 3245

  1

  “我今年55岁了,在上海打拼了三十多年,现在是一家上市公司的主管级别的人物;经济方面比上不足,比下有余吧;一年收入百万上下,在上海有两套全款的房子,前段时间还会定期出国旅游。”

  岁月君第一次见到赵阿姨的时候,只当她是一位不到四十岁的少妇,从面容上根本看不出岁月留下的痕迹。

  “可能是因为自己性格比较强势,向往自由,所以一直都没结婚,也没有小孩儿。”

  本来见赵阿姨是为了别的事情,却不知不觉中聊到了家庭。“作为家里的独生女,父母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在有生之年看到女儿出嫁,看到他们的外孙出生。”

  “以前没有察觉,但是父母相继离世后才发现,我现在没有家了,我没有家了。”直到此时,赵阿姨眼中才浮现出一丝疲倦。

  “父母在世的时候,我自诩为女强人,带着一腔孤勇,来到上海一个人打拼。现在想来,那时候再孤独,也是一时的孤独。父母健在,身后就有家。每年还期待着过年,期待着和父母说说笑笑这一年发生的事情。”

  “父母离开以后,我才发现,是他们给了我坚强独立、不结婚的勇气。这几年来,孤独感倍加强烈,再也没有亲情能够帮助我驱散这种孤独感了。”

  “四十岁上下的时候,我还喜欢四处旅游,陪陪父母东走走、西逛逛。现在则是身心俱疲,一个人的旅途,跟流浪没有两样。”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在岁月君看来,赵阿姨的这辈子足够精彩。在改革开放的大浪潮面前,她义无反顾的离开了东北老家,打拼三十年,做到了所有亲戚都羡慕的地步。

  不过聊天之中,还是能够感觉得到,没有小孩儿这件事,多多少少会让她有些遗憾吧。

  或许她已经明白,自己到底错在哪里了。

  2

  前段时间岁月君看到了这样一篇文章,题目是《抗争了一千年,女人终于取得了不生孩子的权利》。

  相比于文章内容本身,评论区的讨论显得更为精彩。

  当然,争论无外乎围绕着“女人应该有不生孩子的权利”和“女人天生就有生孩子的义务”在辩驳。

  其实对于这两个话题,岁月君都是不置可否的,因为支持观点的论据都非常充分。

  不过此时,一个题目之外的疑问却产生了,不生孩子的权利和生孩子的义务到底都是谁赋予的?

  想回答这个问题,我们应该把目光放回到封建社会,或者是解放以前。那个时候,男人也好、女人也罢,其实每个人都是用来维系家族的工具。

  不考虑极少数的贵族阶级,大多数男性要用一生的时间辛苦劳作,养活整个家族,而女性需要生孩子、照顾老人、做家务,有时候还要为了生计而外出做工。

  即便如此,在男权社会,女性的地位还是要低一些。因为她们拥有更重要的责任,那就是为家族传宗接代、生儿育女。这甚至在某些时间段,生孩子成为了她们的主要责任。

  与此同时,广大的女性却没有权利去选择自己的配偶。往往在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下,强行嫁给从未见过的人。

  当宋明理学光大以后,社会对女性的态度更加残忍。男性可以续弦,可以三妻四妾,而女性却被社会勒令必须从一而终。

  更为令人发指的是,政府还会为守寡的女性竖立贞节牌坊,将这种不公平深深的印刻在每一代人的心中。

  所以在人类走向了更加文明、民主的社会以后,从女性身上摘下这个枷锁就成为顺理成章的事情了。

  女性拥有了自己的社会地位,可以自由的选择配偶,这样的变革是值得肯定的。

  只是大多数人并没有想清楚,到底是从谁手中挣脱出的枷锁,而这个枷锁又是什么样的?

  诚然这个枷锁来自于封建礼教和男权社会,然而它限制的仅仅是“女性要为有特定家族和特定的男性生孩子”。

  而“女性拥有生孩子的义务”并不是封建社会所赋予的,这是大自然的规律,不仅仅是人类,是每一种哺乳动物都要遵循的规律。

  换句话说,女性只是拥有了“不为特定男性生孩子的权利”,而并没有拥有“不生孩子的权利。”

  她们可以选择同自己喜欢的异性自由恋爱,但是繁衍后代的义务,却是必须履行的。

  拒绝履行来自大自然的义务的人,如果没有超越大自然的能力和勇气,只会受到大自然的惩罚。

  说简单点,当你的财富和社会地位没能远远超越大多数人,却在大多数人辛辛苦苦养育后代的时候潇洒的享受人生,你将会面临老无所养、晚景凄凉的风险。

  其实对于男人和女人来说,这是一样的。

  3

  想必大多数丁克家庭都有着一样的说辞,“年轻的时候努力工作,然后攒够了钱,靠优越的社会福利养老。”

  但是岁月君有一位前不久还是单身的叔叔,却一语道破了问题所在。

  “08年以前,我天真的以为存够40万就能给自己养老了。然而现在看来,通货膨胀愈发的严重,这40万可能只够我活5年左右,更别说十年之后的经济环境了。”

  于叔叔同赵阿姨一样,也是年轻时候错过了结婚的最佳年纪。

  他不无忧愁地说道“父母去世以后,我生了一场大病,那时候才发现,可以照顾自己的人寥寥无几,更别说发自内心的了。”

  “直到这时候,我才意识到,万一老了以后,生活不能自理了,又或者老年痴呆了,有再多的钱,也都会沦为任人摆布的结局。”

  不到五十岁的于叔叔想明白以后,终于决定娶妻生子了。

  值得庆幸的是,叔叔这些年通过打拼,在东北老家还算有一定的经济实力,几百万的存款,在省城又有几套房子,很容易就找到了一位年轻的妻子。

  而身为女性的赵阿姨却早就过了生育的年龄,功成名就以后再想有个家,比社会地位相同的男性更加困难。

  按照于叔叔的说法,他想有人给他养老送终,想体面的离开人世。

  4

  于叔叔的想法,让岁月君想起了前段时间在知乎上看到的一部日本纪录片,名字叫做《七个一起生活的单身女人》。

  纪录片中来自各个行业的七位成员年纪都在七八十上下。她们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最终都没能走进婚姻的殿堂,也未能留下一男半女。

  于是几年前,她们合伙买下了一栋公寓,过起了群居的生活。

  这里面有78岁的村田幸子,曾经是NHK电视台的播音员;83岁的田失是一家企业的宣传部负责人;79岁的安田和子曾经是心理学家兼女性顾问。

  显然,这些人都是在社会上有一定地位,不愁吃吃穿的女性。

  她们聚集在一起的理由很现实,“因为害怕死了没人收尸。”

  纪录片里的老人们精神状态很好,她们经常一起开茶话会,一起探讨生活和死亡。还会时不时的举办聚会、旅游等集体活动。

  这或许就是现如今很多丁克家庭、单身贵族们所期待和规划的老年生活吧。

  只是现实真的如同纪录片里描写的这样吗?

  试想一下,六位老人每天轮流为一位生活难以自理的同伴做饭、洗衣服,推着她去看夕阳,一起回忆过往的一生,听起来的确挺美好的。

  但如果最后变成两位老人伺候其他五位同伴的生活起居,那就是灾难性的时刻了。

  所以七位老人很早就想到了这一点,纪录片中也明确的指出,老姐妹之间最重要的原则就是“自立与共同生活的住处。”

  当最后的画面给到82岁的清田老人的照片时,我们才发现,她因为两年前被查出患有癌症而被迫离开公寓接受治疗。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六位老人曾经组团去探望过清田,然而经过讨论,她们还是残忍地遵守了“不提供护理帮助”的决定。

  这样之前所提到老人之间相互照料,竟然也变成了镜中月、水中花。这个公寓失去了养老的作用,与普通的单身公寓无异。当疾病缠身需要人照料的时候,老人就会被公寓所淘汰。

  那些对二十、三十年后的敬老院抱有无限憧憬的人必须明白,照顾你的人不是出于亲情、不是出于对你的尊敬,而仅仅是为了你手中的钱而已。

  哪怕将来的社会保障再完善,养老保险给的也只是一笔冷冰冰的钱,而不是为老人提供余生的照料。说到底,帮助老人使用这笔钱的人仍然是子女和后代。

  子女只有一对父母,而护理人员每天要面对无数的老人。哪怕是再有爱心的人,在日复一日面对几十个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的时候,也很难做到拿出足够多的爱心和关注来。

  而我们必须面对的现实是,护理人员从事的是工作,不是义务,他们终归是在挣钱。

  在你生活不能自理,又或是神志不清的一个瞬间,你甘心把生的权利交给一些为了钱而照料你的人吗?

  正如于叔叔和那七位老人所说的那样,他们只是想有尊严的走完一生。

  于是我们明白了一个道理,一时的享受只是岁月静好,以岁月静好的名义想出来的理由,永远是那么美好。

  敬老院很美好,相互辅助很美好,社会福利很美好。

  等到人生的最后二三十年里,膝下无子,晚景凄凉的时候,一切就不再那样美好了。

  就像岁月君的一位朋友说的那样“我不喜欢小孩子,但是我必须生一个。理由很自私,作为独生子女,在父母离开人世以后,我还想身边有个亲人。”

  1

  “我今年55岁了,在上海打拼了三十多年,现在是一家上市公司的主管级别的人物;经济方面比上不足,比下有余吧;一年收入百万上下,在上海有两套全款的房子,前段时间还会定期出国旅游。”

  岁月君第一次见到赵阿姨的时候,只当她是一位不到四十岁的少妇,从面容上根本看不出岁月留下的痕迹。

  “可能是因为自己性格比较强势,向往自由,所以一直都没结婚,也没有小孩儿。”

  本来见赵阿姨是为了别的事情,却不知不觉中聊到了家庭。“作为家里的独生女,父母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在有生之年看到女儿出嫁,看到他们的外孙出生。”

  “以前没有察觉,但是父母相继离世后才发现,我现在没有家了,我没有家了。”直到此时,赵阿姨眼中才浮现出一丝疲倦。

  “父母在世的时候,我自诩为女强人,带着一腔孤勇,来到上海一个人打拼。现在想来,那时候再孤独,也是一时的孤独。父母健在,身后就有家。每年还期待着过年,期待着和父母说说笑笑这一年发生的事情。”

  “父母离开以后,我才发现,是他们给了我坚强独立、不结婚的勇气。这几年来,孤独感倍加强烈,再也没有亲情能够帮助我驱散这种孤独感了。”

  “四十岁上下的时候,我还喜欢四处旅游,陪陪父母东走走、西逛逛。现在则是身心俱疲,一个人的旅途,跟流浪没有两样。”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在岁月君看来,赵阿姨的这辈子足够精彩。在改革开放的大浪潮面前,她义无反顾的离开了东北老家,打拼三十年,做到了所有亲戚都羡慕的地步。

  不过聊天之中,还是能够感觉得到,没有小孩儿这件事,多多少少会让她有些遗憾吧。

  或许她已经明白,自己到底错在哪里了。

  2

  前段时间岁月君看到了这样一篇文章,题目是《抗争了一千年,女人终于取得了不生孩子的权利》。

  相比于文章内容本身,评论区的讨论显得更为精彩。

  当然,争论无外乎围绕着“女人应该有不生孩子的权利”和“女人天生就有生孩子的义务”在辩驳。

  其实对于这两个话题,岁月君都是不置可否的,因为支持观点的论据都非常充分。

  不过此时,一个题目之外的疑问却产生了,不生孩子的权利和生孩子的义务到底都是谁赋予的?

  想回答这个问题,我们应该把目光放回到封建社会,或者是解放以前。那个时候,男人也好、女人也罢,其实每个人都是用来维系家族的工具。

  不考虑极少数的贵族阶级,大多数男性要用一生的时间辛苦劳作,养活整个家族,而女性需要生孩子、照顾老人、做家务,有时候还要为了生计而外出做工。

  即便如此,在男权社会,女性的地位还是要低一些。因为她们拥有更重要的责任,那就是为家族传宗接代、生儿育女。这甚至在某些时间段,生孩子成为了她们的主要责任。

  与此同时,广大的女性却没有权利去选择自己的配偶。往往在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下,强行嫁给从未见过的人。

  当宋明理学光大以后,社会对女性的态度更加残忍。男性可以续弦,可以三妻四妾,而女性却被社会勒令必须从一而终。

  更为令人发指的是,政府还会为守寡的女性竖立贞节牌坊,将这种不公平深深的印刻在每一代人的心中。

  所以在人类走向了更加文明、民主的社会以后,从女性身上摘下这个枷锁就成为顺理成章的事情了。

  女性拥有了自己的社会地位,可以自由的选择配偶,这样的变革是值得肯定的。

  只是大多数人并没有想清楚,到底是从谁手中挣脱出的枷锁,而这个枷锁又是什么样的?

  诚然这个枷锁来自于封建礼教和男权社会,然而它限制的仅仅是“女性要为有特定家族和特定的男性生孩子”。

  而“女性拥有生孩子的义务”并不是封建社会所赋予的,这是大自然的规律,不仅仅是人类,是每一种哺乳动物都要遵循的规律。

  换句话说,女性只是拥有了“不为特定男性生孩子的权利”,而并没有拥有“不生孩子的权利。”

  她们可以选择同自己喜欢的异性自由恋爱,但是繁衍后代的义务,却是必须履行的。

  拒绝履行来自大自然的义务的人,如果没有超越大自然的能力和勇气,只会受到大自然的惩罚。

  说简单点,当你的财富和社会地位没能远远超越大多数人,却在大多数人辛辛苦苦养育后代的时候潇洒的享受人生,你将会面临老无所养、晚景凄凉的风险。

  其实对于男人和女人来说,这是一样的。

  3

  想必大多数丁克家庭都有着一样的说辞,“年轻的时候努力工作,然后攒够了钱,靠优越的社会福利养老。”

  但是岁月君有一位前不久还是单身的叔叔,却一语道破了问题所在。

  “08年以前,我天真的以为存够40万就能给自己养老了。然而现在看来,通货膨胀愈发的严重,这40万可能只够我活5年左右,更别说十年之后的经济环境了。”

  于叔叔同赵阿姨一样,也是年轻时候错过了结婚的最佳年纪。

  他不无忧愁地说道“父母去世以后,我生了一场大病,那时候才发现,可以照顾自己的人寥寥无几,更别说发自内心的了。”

  “直到这时候,我才意识到,万一老了以后,生活不能自理了,又或者老年痴呆了,有再多的钱,也都会沦为任人摆布的结局。”

  不到五十岁的于叔叔想明白以后,终于决定娶妻生子了。

  值得庆幸的是,叔叔这些年通过打拼,在东北老家还算有一定的经济实力,几百万的存款,在省城又有几套房子,很容易就找到了一位年轻的妻子。

  而身为女性的赵阿姨却早就过了生育的年龄,功成名就以后再想有个家,比社会地位相同的男性更加困难。

  按照于叔叔的说法,他想有人给他养老送终,想体面的离开人世。

  4

  于叔叔的想法,让岁月君想起了前段时间在知乎上看到的一部日本纪录片,名字叫做《七个一起生活的单身女人》。

  纪录片中来自各个行业的七位成员年纪都在七八十上下。她们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最终都没能走进婚姻的殿堂,也未能留下一男半女。

  于是几年前,她们合伙买下了一栋公寓,过起了群居的生活。

  这里面有78岁的村田幸子,曾经是NHK电视台的播音员;83岁的田失是一家企业的宣传部负责人;79岁的安田和子曾经是心理学家兼女性顾问。

  显然,这些人都是在社会上有一定地位,不愁吃吃穿的女性。

  她们聚集在一起的理由很现实,“因为害怕死了没人收尸。”

  纪录片里的老人们精神状态很好,她们经常一起开茶话会,一起探讨生活和死亡。还会时不时的举办聚会、旅游等集体活动。

  这或许就是现如今很多丁克家庭、单身贵族们所期待和规划的老年生活吧。

  只是现实真的如同纪录片里描写的这样吗?

  试想一下,六位老人每天轮流为一位生活难以自理的同伴做饭、洗衣服,推着她去看夕阳,一起回忆过往的一生,听起来的确挺美好的。

  但如果最后变成两位老人伺候其他五位同伴的生活起居,那就是灾难性的时刻了。

  所以七位老人很早就想到了这一点,纪录片中也明确的指出,老姐妹之间最重要的原则就是“自立与共同生活的住处。”

  当最后的画面给到82岁的清田老人的照片时,我们才发现,她因为两年前被查出患有癌症而被迫离开公寓接受治疗。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六位老人曾经组团去探望过清田,然而经过讨论,她们还是残忍地遵守了“不提供护理帮助”的决定。

  这样之前所提到老人之间相互照料,竟然也变成了镜中月、水中花。这个公寓失去了养老的作用,与普通的单身公寓无异。当疾病缠身需要人照料的时候,老人就会被公寓所淘汰。

  那些对二十、三十年后的敬老院抱有无限憧憬的人必须明白,照顾你的人不是出于亲情、不是出于对你的尊敬,而仅仅是为了你手中的钱而已。

  哪怕将来的社会保障再完善,养老保险给的也只是一笔冷冰冰的钱,而不是为老人提供余生的照料。说到底,帮助老人使用这笔钱的人仍然是子女和后代。

  子女只有一对父母,而护理人员每天要面对无数的老人。哪怕是再有爱心的人,在日复一日面对几十个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的时候,也很难做到拿出足够多的爱心和关注来。

  而我们必须面对的现实是,护理人员从事的是工作,不是义务,他们终归是在挣钱。

  在你生活不能自理,又或是神志不清的一个瞬间,你甘心把生的权利交给一些为了钱而照料你的人吗?

  正如于叔叔和那七位老人所说的那样,他们只是想有尊严的走完一生。

  于是我们明白了一个道理,一时的享受只是岁月静好,以岁月静好的名义想出来的理由,永远是那么美好。

  敬老院很美好,相互辅助很美好,社会福利很美好。

  等到人生的最后二三十年里,膝下无子,晚景凄凉的时候,一切就不再那样美好了。

  就像岁月君的一位朋友说的那样“我不喜欢小孩子,但是我必须生一个。理由很自私,作为独生子女,在父母离开人世以后,我还想身边有个亲人。”

频道热点
  1.     担心孩子身材矮小、性早熟、肥胖?  在文山的朋友们  周六文山州人民医院的这场义诊  千万别错过!  义诊时间:2019年7月20日(周六)9:00—12:00  义诊地点:文山州人民医院(
  2.   1  “我今年55岁了,在上海打拼了三十多年,现在是一家上市公司的主管级别的人物;经济方面比上不足,比下有余吧;一年收入百万上下,在上海有两套全款的房子,前段时间还会定期出国旅游。”  岁月君第
  3.   2019美人穿搭《创造101》这个节目,也的确是挖掘了很多有才华的小姐姐们,就像孟美岐和吴宣仪,她们的业务能力是很强的,还有杨超越,颜值非常高,许多的宅男们都喜欢这一类型的女生。其中,还
  4.   2019-08-1819:21:11音乐的故事    喜欢听相声的基本都知道德云社,而在德云社中甚至整个相声界,张云雷都是第一个涉足流量圈的艺人,但前提是张云雷的确有实力,然后才有流量。    
  5.   原标题:常州这些房荒板块还有"隐藏"地块!一旦入市很多人身价要涨!  或许很多人都发现了。常州有两大板块快要没房子卖了。  飞龙板块。待新城牡丹·公园世纪余房售罄,整个板块将陷入“无房可售”的局
  6.   2019美人穿搭《创造101》这个节目,也的确是挖掘了很多有才华的小姐姐们,就像孟美岐和吴宣仪,她们的业务能力是很强的,还有杨超越,颜值非常高,许多的宅男们都喜欢这一类型的女生。其中,还
  7.   2019-08-1819:21:11音乐的故事    喜欢听相声的基本都知道德云社,而在德云社中甚至整个相声界,张云雷都是第一个涉足流量圈的艺人,但前提是张云雷的确有实力,然后才有流量。    
  8.   2019-08-1819:21:11音乐的故事    喜欢听相声的基本都知道德云社,而在德云社中甚至整个相声界,张云雷都是第一个涉足流量圈的艺人,但前提是张云雷的确有实力,然后才有流量。    
  9.   原标题:常州这些房荒板块还有"隐藏"地块!一旦入市很多人身价要涨!  或许很多人都发现了。常州有两大板块快要没房子卖了。  飞龙板块。待新城牡丹·公园世纪余房售罄,整个板块将陷入“无房可售”的局
  10.   2019美人穿搭《创造101》这个节目,也的确是挖掘了很多有才华的小姐姐们,就像孟美岐和吴宣仪,她们的业务能力是很强的,还有杨超越,颜值非常高,许多的宅男们都喜欢这一类型的女生。其中,还
新闻排行
  1. ͼƬ

    ͼƬ...

  2.   2019-08-0709:11:50叔说看世界  中年女人动情后,不会说“爱你”,而是说三段话  感觉,我们是不可预测的,就像很多人会认为女人到中年后对感情的需求相对较弱。事实上,对于女性来说,

      2019-08-0709:11:50叔说看世界  中年女人动情后,不会说“爱你”,而是说三段话  感觉,我们是不可预测的,就像很多人会认为女人到中年后对感情的需求相对较弱。事实上,对于女性来说,...

  3. 临床资料男性,81岁。咳嗽、间断咯血3天入院。10年前右冠状动脉植入支架一枚,半年前发生心房颤动,口服利?

    临床资料男性,81岁。咳嗽、间断咯血3天入院。10年前右冠状动脉植入支架一枚,半年前发生心房颤动,口服利?...

  4.   津云新闻记者侯沐伟  “没事,没事!”拳台上的汪强偏着头,费力地喊着,头部还因几秒前遭受的重击而微微泛着红。    汪强  这一幕发生于2014年9月的上海第四届中外拳击对抗赛,看着拳击台上这个

      津云新闻记者侯沐伟  “没事,没事!”拳台上的汪强偏着头,费力地喊着,头部还因几秒前遭受的重击而微微泛着红。    汪强  这一幕发生于2014年9月的上海第四届中外拳击对抗赛,看着拳击台上这个...

  5.   VR虚拟技术对于大家来说并不陌生了,生活中除了娱乐游戏领域涉及了VR,现如今教育平台也引进了VR技术,

      VR虚拟技术对于大家来说并不陌生了,生活中除了娱乐游戏领域涉及了VR,现如今教育平台也引进了VR技术,...

  6.     今年夏天电视剧最大的赢家应该是《亲爱的,热爱的》,虽然这部剧早就已经大结局了,但是很多粉丝现在还在那些甜甜的剧情中,还有两位主演李现与杨紫,两个人更是大火特火,不仅两位主演,就连剧中的胡一天

        今年夏天电视剧最大的赢家应该是《亲爱的,热爱的》,虽然这部剧早就已经大结局了,但是很多粉丝现在还在那些甜甜的剧情中,还有两位主演李现与杨紫,两个人更是大火特火,不仅两位主演,就连剧中的胡一天...

  7. ?  11:13:37小路谈育儿  孕妈上厕所有讲究,2个坏习惯,会“压坏”宝宝,要注意  女性在怀孕后,随着肚子一天天的增大,上厕所这件在平常人看来很简单的小事,却成了一件让孕妈妈超级头疼的事情,因

    ?  11:13:37小路谈育儿  孕妈上厕所有讲究,2个坏习惯,会“压坏”宝宝,要注意  女性在怀孕后,随着肚子一天天的增大,上厕所这件在平常人看来很简单的小事,却成了一件让孕妈妈超级头疼的事情,因...

  8.   ??????????第四部  第一百一十七章  ?????????林新成向师文静诉说辛酸事  ?????????李桂梅到广播站来找林新成  ??????????????3  林新成又继续说下去:

      ??????????第四部  第一百一十七章  ?????????林新成向师文静诉说辛酸事  ?????????李桂梅到广播站来找林新成  ??????????????3  林新成又继续说下去:...

  9.   14:55:55娱乐圈大姐大G  以前的时候是香港电影发展的比较优秀,最近几年国产电影也紧追其后,也许如今都到了并肩发展的地步。在以前香港电影播出的时候有很多女明星成名,但现在都已经不是TVB的

      14:55:55娱乐圈大姐大G  以前的时候是香港电影发展的比较优秀,最近几年国产电影也紧追其后,也许如今都到了并肩发展的地步。在以前香港电影播出的时候有很多女明星成名,但现在都已经不是TVB的...

  10.   津云新闻记者侯沐伟  “没事,没事!”拳台上的汪强偏着头,费力地喊着,头部还因几秒前遭受的重击而微微泛着红。    汪强  这一幕发生于2014年9月的上海第四届中外拳击对抗赛,看着拳击台上这个

      津云新闻记者侯沐伟  “没事,没事!”拳台上的汪强偏着头,费力地喊着,头部还因几秒前遭受的重击而微微泛着红。    汪强  这一幕发生于2014年9月的上海第四届中外拳击对抗赛,看着拳击台上这个...

友情链接